岛止酱

业渚 秀业 all業 ヽ(=^・ω・^=)丿

業梦秀境 [秀業] 樱花篇① (秀业)


       樱花的季节到了吗……   红发青年隔着窗户看着庭院

       赤羽业 男   18岁   失语症患者

        赤羽业面对着窗外的樱花,陷入了沉思,他在想,梦里抚摸他脸颊的那个男人是谁,那个男人身上满是樱花的味道,为什么在梦里我看不清他的脸……

        突然身后冒出一个身影,赤羽业猛一回头,发现是自家的管家,但是对于赤羽业而言,这个管家不过是杀人凶手,和赤羽业有灭族之仇的罪人罢了,自从十岁那年,赤羽业就被这个管家当做深井冰关在这个房间里,即使赤羽业患了失语症,也不肯放过他,因为他怕赤羽业会把当年惨案公布于天下

      赤羽业看着管家,他知道这个管家不会善罢甘休,总会有一天,把自己杀死

      管家将披风搭在赤羽业肩上

      “少爷这是在赏樱花吗?”

      赤羽业点点头……突然赤羽业瞳孔放大,他感觉管家的身影和那个人……梦里那个人的身影……好像……好像……赤羽业摇了摇头,心想,这个杀人凶手不可能会对自己柔情似水,也就是表面的敷衍

        赤羽业示意让管家退下,然后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就午睡了

          再次睁开眼睛 ,赤羽业发现自己已经进入梦境 又是那个场景,樱花树下,一个感觉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这次虽然能看见他的脸了可是他戴着面具,那个人走近赤羽业

           “在梦境里你是可以说话的,试试看”

          赤羽业半信半疑的张开口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赤羽业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我的身份,就叫我秀吧”

            “秀?你是人类还是魑魅魍魉之类”

            “这个……好伤脑筋,我算是人类身上比较重要的东西”

              “你是……器官”

              “不不不不……我是一种‘性格’,只不过我现在属于被封印状态”

            “我应该怎么帮你,才能解除封印”

            “樱花舞,你愿意为我跳樱花舞吗”

          “我....不会”

            “放心,我教你……”

          突然间,赤羽业在一阵摇晃中醒来,他发现,管家正在摇自己的肩膀,导致梦境消失了,赤羽业不解,为什么管家会打扰自己睡觉

          “少爷,您睡了整整12个小时了,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我已经吩咐人做了夜宵,一会儿给您送来”

           赤羽业看看钟表再看看外面,果然漆黑一片,才短短几句对话就已经12个小时,如果要在梦境里学樱花舞,简直是天方夜谭

       突然赤羽业一身冷汗,管家拿着餐刀对着赤羽业眼睛

       “少爷这一段时间一直不对劲,难道……”

         赤羽业推开管家的手,其实自己心里满满恐惧,但是仍然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觉得跟自己年龄相仿,当年很聊得来的管家竟然会是如此,赤羽业从当年开始下定决心,一定会把真相公布于世,然后杀了这个管家----浅野学秀

end

            
      

    

泡渚之業   下篇    第三章[业渚  秀业]

     浅野学秀拿着报纸跑到赤羽業面前

      “業,不好了,昨天的爆炸死了6个E班同学,大多数是女生,还有杀死潮田嫌疑人茅野枫也没能逃出来”浅野学秀

     “到底是谁……为什么,有什么理由?我的渚到底有什么错?” 赤羽業

     “还有一件事,现在首相的人已经参与这个爆炸案还有涉嫌潮田渚的刺杀案,怎么办”

      “可不能让首相干涉这件事,要不然嫌疑人会逃跑,给首相一些钱,让他别参与,我现在去总统府”

★★★★★★★★★★★★★★★★★

      “哟,是防务省官员赤羽業啊,好久不见,上一次见面还是参加你妻子潮田渚的葬礼,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首相

       “听说总统打算参与进来这两个案件,不知道总统为何有这种想法”赤羽業

    
       “呵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赤羽業,什么消息都是灵通的,应该有一位贤内助在帮你吧?我猜是情报贩子浅野学秀吧,毕竟是我放下的鱼饵,没想到浅野学秀捡起来喂给你了”

        “怎么说您是特意让我来一趟,有什么意图吗?”

       “意图吗?并没有,不过这里有一个请求”

        “像什么冒生命危险的事我可不干,我不是hero,也不想当hero”

         “那就算了吧,就当今天你没来过这里,那起爆炸案我不会干涉,交给你了”

         “多谢了,首相大人”

     赤羽業拿出一打钱拍在首相桌上

       “这个是谢金”赤羽業

          “如果照我年轻时的脾气你早死了,我看起来很缺钱吗?我不是那些唯利是图的人,钱你拿回去吧”

        


 

    

《水果糖》业渚 第三章   (标题:很幸运我是一个男人)

    晚饭后,赤羽業和潮田渚在河边散步

     “还好渚君你是个男的 ” 赤羽業

     “業君你是很讨厌女生吗?” 潮田渚

     “还可以吧,我讨厌笨手笨脚的女生呢”

       “如果我是个女生,那么業君你会不会讨厌我”

      “这……很难说的,先不说这个了,话说,你为什么当杀手呢,不要和我说为了钱什么的你不是那样的人”

      “额……什么都逃不过業君的眼睛,我当杀手是因为母亲”

      “渚君,是不是你的母亲被其他杀手杀死了,这个原因”

       “不是……是因为我杀死我母亲……”

      
       “为什么……”

        “只是因为我母亲痛恨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女生……母亲和父亲离婚后,母亲脾气一天比一天差,那天她喝了许多酒,脾气十分暴躁,她想杀了我,我为了我自己,掏出壁纸刀,杀了她,之后出现了一个神秘人,他说我适合当杀手,那时候我就有动摇的心呢”

“嘛,也不能全部怪渚呢,你母亲的事”

“嗯,,,请问業君为什么当杀手呢,感觉業君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嘛,,我可不是什么杀手,我说过了我是一名有野心的政客,目标是这个日本由我掌控”

    “業君想统治日本也决定不是因为好玩吧”

   “因为……就不告诉你,这是一个秘密”

潮田渚无奈的笑了笑,他认为業君即使自己是女的也不会因为这个而讨厌自己,潮田渚慢慢的了解了赤羽業这个人

转天

業君接到了一个舞会的邀请函,他打算带着渚一起去

“渚君!要不要和我去落黎卡舞会”赤羽業

“您不说我也会去,上头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让我在落黎卡舞会上杀死防务省副省长,这可是一个大大的贪官”潮田渚

“哦?副省长死后继承人按能力区分应该只有我才能胜任”

“那么我就更有动力杀死副省长了,不过業君,我也听说了……防务省省长早就想杀了你了,省长他找过我的上级说是想让他帮忙杀死防务省第二部部长赤羽業”

“看得出来他想杀我,毕竟我很可能占有他的位置”

“去舞会时業君你别忘了带枪,防身用,我感觉这次舞会省长邀请你并非善意”

   “我知道啦,我会小心的,渚君”

[秀业]|赤褫 ②

人物ooc,剧情完全改动

     “内,浅野骑士,你说我会死吗?” 赤羽業

      “您说什么呢,赤羽殿下,您不会死,有我在呢”浅野学秀

       “可是……我听说过 ,我身体里有一股能量,足以毁灭世界的能量,你说父皇会不会利用我……”

       “您不要再担心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杀死那个20马赫的生物,要不然明年地球将会毁灭”

  赤羽業抓着浅野学秀的袖子,紧紧的,害怕他离开……浅野学秀震惊的看着赤羽業,这是赤羽業第一次主动碰浅野学秀,赤羽業眼中泛着泪光,浅野学秀心疼极了,但是他始终不明白赤羽業拥有毁灭世界的能力是谁透露给赤羽业,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其实浅野学秀很明白,明年不仅仅是那20马赫的生物毁灭世界,赤羽業的能量也会在那个时候暴发,这仅仅是地狱王把赤羽業当做消灭20马赫怪我和得到人类世界的工具,但是浅野学秀不会让赤羽業死,赤羽業是浅野学秀的挚爱,即使赤羽業一点也不爱浅野学秀


之后,赤羽業来到那个生物所教的三年E班

“忸呀,这个就是業君吗?意外的帅啊!请给我签名……”  杀老师

[杀老师弱点①:花痴]

“诶,你就是杀老师吗,杀不死的老师吗?我现在可是超兴奋”赤羽業

说着,赤羽業拿起匕首悄无声息的靠近杀老师然后划开杀老师一根触手

“好……好厉害!忸呀!業同学是这个地球上第一个伤到为师的人呢”
   

“地球?我可不是地球人”

“哈?……为师第一次见到外星人!”

“刚刚开个玩笑,不过这个软趴趴的匕首真的很奏效呢!杀老师,总有一天我会用这个匕首杀了你”

“業同学精神饱满呢,为师等着你”

傍晚,已经放学了,浅野学秀早早的在山下接赤羽業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不要接我了以后”赤羽業

“不可以,请您不要任性”浅野学秀

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浅野学秀拉着赤羽業的手,赤羽業的手很凉即使浅野学秀捂着也脱离不了死人的温度

突然间冒出两个恶魂,赤羽業刚想亮出武器没想到口袋里仅仅有一把软趴趴的匕首,浅野学秀无奈的笑笑从口袋掏出两张符纸

    “封”浅野学秀

两个恶魂被封进符纸里

赤羽業再一次意识到浅野学秀是居家必备的(等等,我也需要一个)

end
      

泡渚之業(下篇)第二章


   于是赤羽业真的举办了一场同学聚会,对外宣称自己的心病已经好了所以想庆祝一下

    赤羽业将手上拿着的档案袋给浅野学秀

    “这个是什么”浅野学秀

    “这些是我怀疑杀死渚的几个人”業

    “寺坂龙马,政治家……嗯……千叶龙之介,阻击手……前两个说怀疑还是有道理,可是茅野枫一个演员有什么怀疑的呢業”

    “正因为是演员不是吗?”

   “你是说……那么,你怎么做呢”

   “我有自己的办法,我不会让小渚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爱的力量真大呢”

     同学聚会开始了,幸运的是三年E班没有一个同学迟到或缺席,大家看起来玩的很开心,没有一个人看起来是令人怀疑的,浅野学秀死死盯住寺坂龙马 ,千叶龙之介还有茅野枫

  寺坂龙马似乎发现了什么,不耐烦的走到浅野学秀面前抱着拳头

   “臭小子 ,首先先不说你有没有资格参加E班的同学聚会,可是一直用怀疑的眼光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的!”

  寺坂龙马揪起浅野学秀衣领恶狠狠的瞪着浅野学秀

    浅野学秀礼貌的笑了笑

  “抱歉,寺坂同学,我会注意的”

    寺坂龙马笑了笑,挠挠头发

      “没事,不用紧张,我先走了”

    
       目睹这一过程的赤羽業抱着渚的照片笑了笑,寺坂果然还是直肠子,总是这个样子的他应该不会杀人的,即使他杀过人,也绝对不是你,对吧,渚。随后業示意浅野学秀可以排除掉寺坂龙马了

     赤羽業建立了一个游戏,射击游戏,射击爱好者千叶龙之介一定会参加

   赤羽業记得渚死的时候子弹的位置,才建立这游戏,赤羽业特意在人形靶子曾经渚中枪的位置上安装一个报警器,只要谁打中报警器就会鸣响,就可以加入到凶手行列

  “你怎么知道当时凶手就不会诚心打的那个位置迷惑你”浅野学秀

  “所以说嘛,只能加入凶手行列,又不是真的凶手,而且这个靶子不是一般的靶子”赤羽業

“不就是被你安装报警器了吗”

“不不不,这个靶子是以渚的身材做的,凶手一定有这种感觉,而且报警器的大小可以说是一粒沙这么大,如果精确打中的话,不怀疑都不行了呢”

游戏开始了,突然所有的灯全暗了,赤羽業不知道是谁做的 后背直冒冷汗

女人们开始惊慌,男人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赤羽業小声说“浅野学秀是你关的灯吗”

                          “并不是,难不成是停电了”

    “不是停电,是凶手,一定是凶手”

   突然间耳边传来滴滴声

寺坂龙马惊恐的说“是……是炸弹”

     同学们争先恐后的往外跑,浅野学秀拉着赤羽業朝着外面跑,正如寺坂龙马所说的炸弹爆炸了,赤羽業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向后看,E班的小部分人没有跑出来死在了房子里

       跑出来的人仇视着赤羽業

   “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吧,赤羽業 ,你是不是想置E班于死地!包括渚他……” 矶贝悠马

      赤羽業一脸懵,浅野学秀拉起赤羽業就跑,到了安全的地方才停下来

      “这件事弄不好会惊动政府,而且这次聚会是你创立的,爆炸的事情一定会推给你,看来,我们小看凶手了”浅野学秀

   “房间里怎么会有炸弹”赤羽業

     “应该是趁我们不注意安上去的”

     “我们一直盯着那几个嫌疑人,所以应该不是茅野枫,千叶龙之介,寺坂龙马可能就是刚刚逃出来的人!”

     “大概是六七个人死了,死的几乎都是女人吧”

本章end


泡渚之業(下篇)第一章

       没错,这一切仅仅是个梦,潮田渚在那一年已经死了,和潮田渚在一起那些片段仅仅是个梦

       一年来赤羽業一直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一直沉浸在渚还活着的时候,赤羽業精神并没有出问题,他心里明白潮田渚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他亲眼看见过潮田渚的尸体,可是他一直在逃避,仿佛潮田渚没有死


       赤羽業觉得这场梦是时候结束了,他缓缓拿起装着红酒的酒杯,喝了一口,喉咙里除了酒精的辛辣感还伴随一丝辛酸、苦涩的感受,源于心,是心脏发出悲苦的信号,赤羽業再也忍不住了,抱着枕头,潮田渚枕过的枕头,痛苦的流出眼泪。


    赤羽業想离开这个世界,和潮田渚永远一起一起 ,可是他没有脸去,他没有完成寻找杀死潮田渚的凶手的任务,而是沉浸在悲伤中,可是赤羽業他醒了,他现在只是想找到凶手,然后去陪潮田渚在那个地方,那里或许没有杀戮没有可怕的工作……



房间里传来一阵电话声,显示的联系人是潮田渚,这只是当时赤羽業逃避事实方式之一,可是显示潮田渚联系人的真正身份是浅野学秀,浅野学秀是潮田渚的影子对于赤羽業来说


赤羽業擦了擦眼泪拿起手机按下接听


“喂————赤羽業 ,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很久,没事吧”浅野学秀

“浅野,对不起呢,一直以来拿你当渚的影子,会不会怪我”

“嗯哼?终于恢复了吗 ,我现在真的好好打你一拳”

“那就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会答应你这个要求”

“恩”

    赤羽業把房间打开让浅野学秀进去

“刚哭过吗,看来你对潮田渚的爱很深呢,明明快结婚了潮田渚却死了”
 

   “我一定会查明真相,所以拜托你了浅野,话说先把一些你所掌握线索告诉我”



“哼……我国中时当了你这么多年宿敌,信得过我吗?”


“让我发现你骗我,你会死的比凶手更惨

“好吧,还记得潮田渚被杀地点是哪吗”

“国中时三年E班仓库,怎么了,有什么怀疑的……难道”



“怎么,还不够明显,自从E班毕业后,这座山所有道路都被毁掉并且除了三年E班同学其他人都被消除有关三年E班的记忆”

“你怀疑是E班人干的,话说你的记忆怎么没有消除”

“我逃过了,那种虚伪掩盖杀老师的存在只是能骗骗那些庸俗的人”


“是呢……下一步怎么做?有什么建议”

“不如开一次同学聚会仔细观察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渚死的凶手”

《水果糖》第二章

《水果糖》业渚 第二章 (难道要和那个家伙同居生活?!)

  得知渚的性别是男的,赤羽业由此对渚产生了兴趣

 
     “我说,你为什么以女人的性别来到防务省,看来是有什么目的咯?”赤羽業

      “我是个杀手喲,部长” 潮田渚

    赤羽業并没有惊讶,他早就知道潮田渚是杀手了,潮田渚即使装的在像一个普通人但是杀手的眼神永远都是镇静的,这一点恐怕只有赤羽業能够判断出来

       两个人的谈话陷入了僵局,潮田渚见赤羽業饶有兴趣的表情就明白赤羽業根本就没把自己是杀手的事当回事,做出无奈的表情

赤羽業将手搭在潮田渚头上

“你就留在我身边把,帮我打打杂,随便当我的保镖好了,记住,我是不会反过来保护你的,如果你想暗杀某个人,成功,和失败都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不会因你失败被反杀而伤心也不会因你成功而高兴,总之你的事和我没关系”赤羽業

  “如果我的暗杀对象是你呢”潮田渚

   “我没有感觉到你对我的杀意,如果有一天我感觉到了,那应该我会在你杀掉我之前杀掉你吧”

   “你好恐怖呢,部长”

   “我叫赤羽業,業好了,代号是‘恶魔’记住了吗”

“你也是杀手吗?竟然还有代号呢”

“并不是,我是一名政客,目标是操纵日本”

“和我说这么多不怕我泄密?”

   “你还没有那个胆量,况且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也许吧……”

现在的潮田渚只是希望自己不要拖累赤羽業

“话说,我现在好像没有地方住……留我几夜可好”  潮田渚

“你的胆很大呢,和我同居的后果,可是要……以身相许哦”  赤羽业

潮田渚脸通红,看起来像是生气却又不像,更多的是害羞

“开什么玩笑,我是个男人”  潮田渚

“没有开玩笑,我对女人没兴趣,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恶趣味呢,業,感觉完全被看成一个受了”

赤羽業拉着潮田渚的胳膊离开办公室,来到车里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潮田渚

“再晚一点所有餐厅就要关门了 ,我可是还饿着呢”

“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部长赤羽業不仅有恶趣味而且还是个贪吃的猫”

“再啰嗦我就把你丢在半路”

“我就算饿死也不会和你一样表现出来”

咕噜……(潮田渚肚子响了)

“哈哈哈,饿了吧,不要掩饰了,话说,你的行李呢”


“没有行李,只有一身衣服以及口袋里的枪”

赤羽業狠狠的掐了潮田渚的脸

“喂喂喂,很痛,专心开车好不好”

“枪很危险,比起枪走火不如说握枪的人走火,即使你是杀手”

“啰嗦呢……我知道的啦……我平时都是用小刀的不会用枪”

end

下周更新泡渚之業(直接开车)




《水果糖》

《水果糖》业渚篇 第一章  (标题:那个小动物是男的?!)

            
人物有可能会有一点ooc
肯定是HE
适当撒糖

      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结束后赤羽業被国家防务省聘请来工作,赤羽業其实对这份工作并不敢兴趣,可是听说去防务省的人工资都很高还可以持枪,就对此感兴趣了



     初来乍到的赤羽業令防务省的工作人员很吃惊,因为赤羽業是唯一一个破例不用参加面试就如此轻轻松松进防务省的人,不少人开始说闲话



      “咳咳,赤羽業对吧,我是第二分部部长 ,你先到我这里来工作,不是什么官,不过如果你做的好升官的可能性就很大”

        赤羽業很明白这个部长的用意,这个部长是怕赤羽業工作能力的强大把自己的位置抢占才没有同意赤羽業直接任命副部长,可是他不知道,赤羽業看中的并不是部长的位置,他是想操纵这个防务省,或者说,整个国家



        赤羽業上任的第二天就把第二部部长挤走了,虽然赤羽業很轻松拿下第二部部长,可是他的野心可不是容易满足的


         “部长大人,我给您安排了一个秘书,叫潮田渚,是个美女嚄” 

         “嚄?我不想要秘书参与我的工作,让她打杂好了”

         赤羽業很明白他手底下员工都在百般讨好他 ,可是这一切福利赤羽業并不看在眼里

          过了一会,有人敲赤羽業办公室门

       “真是的,请进!”

        “ はい,内……内个,我是潮田渚,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都说了我不想要秘书帮我打理工作,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对了,一会给我倒杯咖啡”

         “は……はい”

         这一天过的好快,赤羽業已经精疲力尽,他不仅要完成海量工作,还要应付那些“顺杆爬”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多少杯咖啡,面对一天电脑屏幕的眼眼睛又干又痛

         赤羽業穿好衣服,突然赤羽業皱了一下眉头,大概是吹暖风吹多了,上火嘴唇裂了口子

         检查好文件后,赤羽業关上办公室灯走出门,看见潮田渚正在擦外办公室的地

         “喂,你不回家,干嘛呢”

         “部……部长,内个,我在擦地 部长说让我打杂就好了,我还没干完”

         “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擦地的活自有清洁工你不要来了”

         “请您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

         赤羽業搂住潮田渚腰肢,贴近自己

      “你是想和她们一样,用床(咳咳)上功夫讨好我”

         赤羽業力度越来越大

      “部长……其实我……”

   

      赤羽業放开潮田渚

       

      “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有抵触我的心理,话说你想说什么”



        “其实……我是男的,內个……要不要来一块水果糖?”

           ……

end

新文上映(占tag致歉)

《泡渚之業》后篇

  《无明~冬篇》

  《赤褫》(秀业)

    《水果糖》(业渚)

抱歉占了一个tag

泡渚之業第八章(重制版)

              潮田渚脚上的伤越来越严重,甚至肿的和拳头大小一样,浅野学秀还一直没有回来 ,如果赤羽業冒险出去买药的话活着回来的几率不大,所以赤羽業很着急

             赤羽業翻箱倒柜的找药,找了好几个房间都没有,赤羽業心想这家伙难道不生病吗,怎么什么药都没有?最后就在一个不起眼找到几盒消炎药和止痛药,但是其中并没有药膏,庆幸的是止痛药和消炎药都没有过保质期,可是冰箱里的冰块快用完了,意味着潮田渚的脚在冰块用完之后肿的速率会增大

           赤羽業让渚服下了消炎药和止痛药,过了一会药劲上来了,渚感觉好多了,这时冰块也用完了,赤羽業打了盆冷水,让渚把脚浸泡在冷水中,这样可能会稍微好一点


        不久潮田渚就睡着了,直至凌晨,赤羽業发现潮田渚的脚不仅没好而且还加重了,業想了想,待在这里不是办法索性業背起渚,披上一件黑色大衣,带上药和自己刚刚冰好的冰块,最后他拿走浅野学秀的车钥匙离开了浅野学秀的家。

 
        赤羽業小心翼翼的将渚放到车坐上,将渚肿起来的脚浸入到盛满冰块的盆里,然后自己也上了车,车一启动業才发现自己很lucky,因为油箱里的油是满的,而且车窗上还有防晒膜,这样外界几乎看不见车内的情况

        “業……業君,我想喝水” 渚

     
        業停下车,发现后备箱有一箱水和足够的食物,而且还有急救箱,突然间業眼睛一亮,看见了急救箱里的药膏

     
         这时,業感觉腰间一凉,黑色枪口正抵着業的后腰

         “别说话,双手举起来” xxx

         業举起来双手,过了一会对方还是没有什么举动,这个时候業才判断对方不是杀手集团的人,而且敢断定对方只有一个人

         業一个后踢就踢到对方的要害,只见对方捂裆哀嚎,業捡起手枪,一枪命中对方心脏,然后从后备箱里抄起急救箱和水就跑进车里,以最快的速度(没超速)达到山脚,确定没有人跟来就停下了车

      業喂给渚一些水,给渚敷了药膏,待渚睡着后,才安心

        業拿出这山脉的地图,他打算带渚躲进山里,他掏出手枪,他相信这把手枪一定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T.B.C